告别“铁饭碗”下海开公司 创业是我要的人生

芥末网

2018-04-28

  截至目前,该镇已完成改造1036户,村容村貌明显改善,居住环境明显提升,生活质量明显提高,广大干部的辛勤汗水和真心帮扶换来了群众的信任和满意。民生工程的突击队为民服务的贴心人群众才是明眼人,大家说“五合一”工程中,驻村工作队,乡镇干部“娘家人”是宣传队、突击队,更是为民服务的贴心人。连年来,该村驻村帮扶工作队、该镇干部充分发挥主力军作用,积极争取帮扶单位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,集中开展政策宣讲、村情排摸、矛盾调解、修路铺砖和植树绿化等活动,用实际行动投入到“五合一”改造工程,用真帮实扶感染感化群众,全镇上下形成了“人人做奉献、户户齐动员”建设美好家园的浓厚氛围。市房管局的帮扶干部陈祖备介绍说,每周四、周五该局的干部职工,自备干粮、自备工具,赴武胜驿镇大搞环境提升工程。

    折腾来折腾去,地方去了不少,生意却没能开展起来,偶有几处小市场,一年挣不了几个钱,慢慢也就放弃往外跑。踏踏实实回归到自己的原料生意上。 告别“铁饭碗”下海开公司 创业是我要的人生

    在张国华小女儿张小康的回忆录《雪域长歌》中,这样描述道,张国华将军“背女出征进藏”,并答应让女儿“去看火焰山、孙悟空”已成为终生遗憾。很多人后来慨叹道,完成和平解放西藏、平息武装叛乱、领导了自卫反击战的“佛光将军”张国华,给雪域人民带去了光明,却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女儿。  川藏线2400多公里,途经十几座4500米以上的雪山,大小冰河几十条,严酷缺氧的自然环境挑战着人类的生存极限。十八军在张国华的带领下,破冰踏雪,最终将“五星红旗插到世界屋顶喜玛拉雅山,让幸福之花开遍西藏”。  天翻地覆慨而慷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

  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”市图书馆读书服务部许婷介绍道。  随着线上阅读品牌的影响,线下也有越来越多的读者开始咨询图书馆日常的阅读服务内容。为了满足亲子阅读需求,神木市图书馆开设了“小皮球故事房子听绘本”“小蓓蕾父母读书会”“小皮球移动故事房子(进校园/乡镇)”等一系列品牌活动,并实现了线下阅读推广常态化,从每月到每周再到每日的长效化全民阅读,根据不同阅读群体的需求,开设丰富的阅读体验模式。

  原标题:蒋公宝告别“铁饭碗”,下海开公司创业就是我要的人生  刚毕业不久的蒋公宝从工作单位辞职加入创业大军时,身上所有资产,是准丈母娘支援的4万块钱。   “3万块必须当注册资本存银行,启动资金就是1万块。

”那年是2013年,他25岁。

  大周末的,蒋公宝照旧在办公室加班。   办公室相当凌乱,堆满各种校园活动相关的物料,易拉宝、笔记本、旗帜,甚至还有舞台道具……  “其实,我开的这家公司,挺老土的,没什么技术含量,就是承接企业在校园内的各种文化推广活动。 ”蒋公宝说。   蒋公宝是个实诚人,有什么说什么,看不出名片上所标的上海胧爱校园传媒创始人的派头。

  “我是来自山东沂蒙山区的孩子,父母当初对我放弃事业单位编制这事很生气,坚决反对我创业。

”蒋公宝介绍,不过,就是这家并不那么高大上的公司,一直在默默挣钱,挺实惠的,公司第一年营业额200多万元,到去年已做到了4200多万元营业额,盈利也一直在增加。 “养活我们团队116人没有问题。

我们团队99%都是这两三年毕业的90后大学生,每个月工资发80多万元。 ”  聊起创业的动机,蒋公宝实话实说:“我当时接触了很多创业培训项目,特别有创业的冲动,一直在想,我想要的人生究竟是什么样子呢?我就觉得,走创业这条路才有前途。

”  在校园里,蒋公宝一度是知名人物,曾担任上海理工大学学生会主席,也曾组建小有名气的志高公益社团。

利用自己长期从事公益活动的组织经验,以及自己对校园的熟悉程度,蒋公宝注册了“胧爱”,从几十块一张的海报设计印刷做起,然后慢慢开始承接各种企业的校园活动落地。

  “那些企业要进校园办推广活动,都是要找广告公司的,一层层转包下来就到了我们。

最开始,我们接的都是七八手单,利润真的很薄。

”蒋公宝感慨,“我真的是‘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’的受益者。 没有鼓励创业的大背景,我的创业只有更艰难。

”  蒋公宝说,自己创业前,已算是尽可能了解了很多创业知识,结果真开了公司,发现自己还很嫩,“那些税收、财务知识,都不明白。

”于是,他参加了政府部门组织的创业训练营,重新再学一遍创业相关的基础知识,“收获真的太大了,几乎是手把手地教。 还认识了创业导师,有不明白的可以向老师们请教。 ”  没有场地办公,导师指点,找到了创业基地里的优惠办公场所;没有办法开发票,导师指点,重新注册了一般纳税人公司……最头痛的是资金问题。 “真的很焦虑啊,我们一点外部资源都没有,大家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家里也都没有什么钱可以支持的。

看着业务一单单来,就是没有办法把公司做大,找不到出路的感觉。 ”蒋公宝回忆创业之初的痛苦。   还是获益于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,蒋公宝申请了政府资金支持,交上了详细材料,在公司最艰难的2014年,获得了政府创业资金提供的30万元无息贷款,三年还清。 “真的是雪中送炭,每个月还8000元,还是无息贷款。

没有这笔资金,公司根本撑不到后面的种子轮融资。 ”蒋公宝说。   在业务上,胧爱有自己的优势。

“在校园里办推广活动,我们做得很好,几乎没有离开过校园,最知道同学要什么。

而且我们很拼。 ”蒋公宝经常一个月跑40多趟学校,硬生生从最开始的七八手业务单做起,做到今天,中国电信、可口可乐、阿里巴巴等都成了公司的客户,业务扩展全国,现在只有西藏和青海还没有去做过校园活动。 “我们自己都不敢想象,我们每年营业额都是在成倍递增。 我们今年可以做到1个亿的营业额。 ”蒋公宝说。

  就这样,品牌校园推广,一个低端、人力密集型,甚至都称不上一个行业的领域,成就了一个90后创业团队。

  最有成就感,也是压力最大的时刻,还数寒暑假,公司100多号人都从天南海北回来在办公室里待着,“看着黑压压一片脑袋,真的感觉压力很大。 ”不过,蒋公宝始终跟自己的创业导师,在上海市就业促进中心工作的柳涅倞保持着密切联系,“跟导师聊,找安慰。 导师见证了很多创业公司的起起落落,在很多方面都能给我很多的指导。

”  《人民日报》(2017年06月22日15版)编辑:王启慧关键词:蒋公宝;创业基地;创业团队;创业培训;创业公司。